当前位置: 法务网 > 访谈 >

云南一落马官员的忏悔录:收钱也上瘾,就像吸毒(3)

2019-02-27 18:01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浏览:手机版

  从一名边远山区的小学教师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余麻约,人生观沦陷、价值观扭曲、权力观错位,底线失守,在不法商人的“围猎”下,吃点喝点成了习惯,拿点用点成了自然,最后发展到和不法商人抱团谋利,不仅严重破坏了当地的“亲”“清”政商关系,自己最终也沦为“阶下囚”。
  多行不义必自毙。余麻约在忏悔时痛哭流涕:“我对不起组织的培养、对不起家乡父老、对不起我的家庭……”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黄波 作者单位:云南省纪委监委)
  忏 悔 录
  我叫余麻约,现年62岁。我1975年7月毕业后被分配到盈江县边远山区的一所小学任教6年,做公社文教助理3年,1984年6月调任州教育局工作。在组织的关心培养下,从州教育局的科员、副科长,到主任、副局长、党委副书记,到州委组织部副部长、州检察院副检察长,再到州委副书记、州人大常委会主任,每一个进步都离不开组织的关心培养,每一个进步都倾注了组织的殷切期望。然而,我最终辜负了组织。
  2018年9月,我接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对照党章、《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以及有关法律法规,我深知,我违反了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违反了国家法律。
  从收受他人土特产、小红包等所谓的礼尚往来,到最后收受几千元、数十万元……我明知不能收受他人钱物,却收了;明知别人送我钱物是对我有所求,还是做了;明知不能公权私用,还是以权谋私了,最终酿成大错。
  经过几个月来的反思,我认识到自己走上违纪违法道路,不是偶然的——
  理想信念和宗旨要求淡忘了。我出生于贫寒家庭,成长在国家困难时期,读书在动乱年代。是党和政府的关怀,才让我顺利完成学业,走上工作岗位。从参加工作那天起,我就立志不论在任何岗位都要勤奋工作,从不懈怠。1979年7月,我入了党,决心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但后来,走上州级领导岗位特别是正厅级岗位后,自己却满足于过去取得的成绩,不注重理论学习、党性修养和世界观改造,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偏离了航线,自己的精神家园被金钱所占据,让我淡忘了一个党员领导干部清正廉洁、勤政为民的价值追求,走上了背离党的理想信念、宗旨要求的道路。
  党纪国法观念淡忘了。作为一名受党教育培养多年的干部,走上州级领导岗位后,我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平时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没有做到,要求别人不能做的自己却做了。总结教训,是因为自己思想上放松了警惕、行为上丧失了底线,没有管住自己的心,没有管好自己的手,违纪违法,违背社会道德,损害了组织形象,给社会带来了不良影响,给家庭带来了耻辱。甚至在组织先后多次对我进行谈话函询时,我仍未能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品格和勇气正确对待,认真检查自己存在的问题、及时收手,反而不收敛,顶风违纪,一次次错过了组织给予的机会,教训深刻、代价巨大。
  由于我不廉洁,没有带好头,犯下大错,成为德宏州政治生态问题的污染源。我的行为给党组织抹了黑,给德宏州政治生态带来了危害,对我的家庭造成了极大损害。我痛心万分、悔恨万分,我心如刀绞、追悔莫及,我知错、认错、悔错。自己犯下的错误,也只能由自己承担。(摘自余麻约忏悔书)(责任编辑:刘晓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