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务网 > 新闻中心 >

中央环保督察练江3年记:从"光说不练"到全民治污

2019-12-10 18:04来源:澎湃新闻浏览:手机版
  12月4日,广东省18个地表水攻坚断面水质日报数据显示,练江的国考断面水质达到了IV类。
  潮汕地区的“母亲河”练江,此前曾经污染了20余年,“又黑又臭、遍布垃圾”曾是媒体描述练江用的高频词。
  2016年11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跟随中央环保督察组下沉汕头、揭阳走访时首次目睹了练江污染的状况——干流宽阔的水体又黑又臭还飘着油花和垃圾,800多条大大小小的支流怎么都找不到一条清澈的。
  2018年6月15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再次就练江污染问题整改进展到汕头“回头看”。因汕头市需要整改的13个项目没有一个按要求、按时序完成建设,督察组建议汕头市领导带头住到练江边,“和沿河老百姓住在一起,直到水不黑不臭”。
  在生态环保领域,中央环保督察是我国迄今为止规格最高、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一项专项工作。练江的综合整治是窥视中央环保督察制度的一个绝佳样本——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关于流域治理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于良性的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如何构建的问题。
  中央环保督察组两次痛批练江治理“连年落空”“光说不练”之后,国家省市区镇村六级同向发力加速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在短短三年创造了治污奇迹。
  12月4日,记者在汕头回访,黑臭20多年的练江首次达到了V类水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摄 视频编辑 吴佳颖(02:41)
  生态环境部华南研究所水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曾凡棠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练江污染整治工作方案》印发近十年,大部分工作措施没有落实,直到中央环保督察后,特别是2018年6月“回头看”之后,练江治理工作才开始提速。
  在曾凡棠看来,虽然长治久清仍有差距,但练江治理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督察通报惊动海外侨商 
  12月4日早上,微凉的海风从海门湾吹来,这里是练江入海的地方。
  曾凡棠已记不清有多少次到过这里,站在海门湾桥上,他指着这湾海水说:“三年以前,这里遍布水葫芦,像草原一样,根本看不见水。即便有水,也是黑的、臭的,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练江是粤东地区第三大河流,也是汕头、揭阳两市的“母亲河”。20余年来,练江流域纺织、印染、电子拆解等行业迅猛发展,加之配套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不断加剧。
  十年前,为治理练江污染,曾凡棠牵头编制了《练江污染整治工作方案》(粤环发(2010)45号)。2010年,经广东省政府同意,广东省生态环境厅(原环保厅)向汕头、揭阳市政府印发了上述方案让其贯彻执行。但方案印发后,大部分工作任务没有落实。
  据曾凡棠回忆,2014年,他所在的华南所又技术牵头编制了更精细精准的“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方案(2014-2020年)”,该方案2015年由广东省政府批准颁布实施,但实施的头几年进展也比较缓慢。直到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之后,练江治理工作才开始提速。
  2018年6月15日,督察组来到汕头市潮阳区“回头看”练江流域整治情况,“看一个,一个黑臭”。广东省公开的整改方案中要求汕头市整改的13个项目没有一个按要求、按时序完成建设,练江水质仍呈下降趋势。
  当时,生态环境部直接用《治污光说不练,问题依然如故 汕头市对督察整改的漠视程度令人震惊》这样的标题发文斥责汕头,称当地整改工作流于形式,污染问题依旧非常严重。
  汕头市市长郑剑戈回忆那次经历说:“当时督察组对我们地方政府对待练江整治的问题用了‘五个震惊’的评价,一时轰动全国,媒体的报道连汕头在国外的侨商也看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这是汕头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